继电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继电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衍生品之父中国金融衍生品市场还只是个孩子

发布时间:2020-10-17 01:17:19 阅读: 来源:继电器厂家

衍生品之父:中国金融衍生品市场还只是个孩子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的国债期货品种正在准备,今年很可能上市,从而建设一个浮动利率的新的市场,用于企业的风险管理。另外,原油期货品种也正在准备。”透露这一消息的是一个81岁的美国老头,他就是建构了当今繁盛的金融衍生品市场、被称为“金融衍生品之父”的利奥·梅拉梅德。  几年前,梅拉梅德向中国政府建言,建立股指期货市场。经过多年酝酿,沪深300股指期货于2010年4月上市,上市3年,其交易量已跃居全球股指期货第五位。  如今,梅拉梅德在中国多家政府政策咨询机构担任高级专家顾问,还在中国多所高校任教职,经常出现在中国关于金融衍生品创新的公开活动场合,频繁往来于中美两国。  有人说他是喜欢北京的涮锅,但他最关注的还是中国金融衍生品市场的发展,他对美国国务卿约翰·海伊的一句话深信不疑:“地中海代表过去,大西洋代表现在,而太平洋代表未来。”  5月15日,梅拉梅德再次来到中国,提出了中国应该通过期货掌握原油定价权的观点。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中国作为最大的原油消费国,却没有国际市场的原油定价权,是非常不对的。中国应该参与国际原油的定价,而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是一个非常好的途径。”  金融奇才首创金融期货  梅拉梅德出生于波兰的犹太家庭。二战爆发后,为躲避纳粹屠杀,7岁的他与父母逃离波兰,1941年来到美国。小梅拉梅德在芝加哥长大,并于1955年在马歇尔法学院获得法学博士学位。  参加工作后,梅拉梅德先是做律师,并兼职做商业期货交易。尽管在律师行业里业绩也不错,但因为更热爱期货,1965年,他全身心地投入到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的期货交易中。  梅拉梅德在自传《逃向期货》一书中描写第一次来到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情形:“我就像走进那面镜子的爱丽丝,来到了一个不只有一个‘疯哈特’的世界,那儿有数百个‘哈特’。”交易所内那些交易员的叫喊,彻底俘虏了他心,他只希望成为其中的一分子。  他每天都需要无数杯咖啡来提神。凭借热情和努力,梅拉梅德被选进芝加哥商业交易所董事会,并于1967年当选主席。梅拉梅德打破了期货市场局限于农产品期货交易的传统,推出了期货市场发展史上首个金融期货品种——外汇期货。  接下来的几年里,梅拉梅德领导芝加哥商业交易所推出了多个金融工具,包括国债期货、欧洲美元期货等,并于1982年推出了股指期货。  现在,金融期货占了芝加哥商业交易所总成交量的98%,芝加哥商业交易所从一个二流农产品期货市场,发展成为最大的金融期货市场。  从外汇期货到股指期货,梅拉梅德构建的这个市场给人类带来了巨大影响。这些金融产品如今都已被大部分投资者所运用,金融期货的对冲、保值、投机等丰富的属性为各国所借鉴和采用。梅拉梅德也因此获得“全球金融衍生品之父”的美誉。  退休之后,梅拉梅德担任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的名誉主席和高级政策顾问。他越来越多地将眼光转向了全球,他希望推动各个国家建立金融衍生品市场,在这方面还不成熟的中国成了他的重点对象。  “中国金融衍生品市场还是个孩子”  “金融衍生品不会产生任何的实际生产价值,只是一种掠夺的工具。”在很长时间里,这是中国社会的共识。这个市场的从业者往往被看作是一帮鲁莽的投机者,有人怀疑这类具有杠杆性质的金融产品可能会成为一些机构操纵市场的工具。  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的外汇期货交易、国债期货和期权类衍生金融工具因为出现经济问题,被先后叫停,金融衍生品在中国的发展几乎停滞。  当时,在人们的印象里,金融衍生品就是大规模杀伤武器,谁碰上就会惨败,人们谈金融衍生品色变。  2009年,梅拉梅德来到中国,他试图从根本上改变这种观念。在一次金融创新论坛上,他作了《写错字不要怪铅笔》的主题演讲,详细阐述了金融衍生品的价值,“人们会因为书写内容而责怪一支铅笔,还是责怪作者呢?虽然针对投机造成金融危机的责备之声颇多,但金融衍生品作为一种商业工具,无可厚非”。  “金融衍生品不是投机者,更不是社会的寄生虫,而是我们用来解决常见问题、提升总体幸福的最强大的工具。”这是梅拉梅德一直以来对金融衍生品的认知。  “巴菲特也曾称金融衍生品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不介意它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使用金融衍生品来对冲巨大的商业风险。”梅拉梅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在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国际互换和衍生品协会(ISDA)曾对全球500强企业使用衍生品管理价格风险的情况进行了调查。调查显示,世界500强企业中,94.2%的企业使用了衍生工具管理或规避所面对的商业和金融风险,只有5.8%的企业未使用衍生工具。  现在为中国金融监管当局创建期货市场提供咨询的梅拉梅德,经常在各种场合表达这样的观点:中国市场要引入更多的金融工具,股指期货只是第一步,不远的未来,中国资本市场上可选的金融工具需不断壮大,否则中国在金融能力方面会落后于世界。  梅拉梅德认为,中国的金融衍生品市场还是个孩子,虽然还需要很长时间来发展成熟,但孩子本身不带来风险,负责执行规则以及维护市场安全的机构不可或缺。  “在金融衍生品的使用方面一定要完全公开透明,且一定要有明确的规则和条例,同时监管机构必须谨慎,以免侵害市场的成长和创新能力,毕竟我们需要更多的金融创新,而非更少。”梅拉梅德表示。  来到中国,梅拉梅德偶尔会约上三五好友打打桥牌,他喜欢桥牌运动中有严格的规则、规范和道德观,正如金融衍生品交易中所必须遵守的游戏规则。  梅拉梅德的六条投资格言  投资者必须下功夫研究所要交易的品种。  不要过量交易。  职业投资者应把精力放在商品价格趋势和季节周期上。  遵循你预定的交易计划。  不管选用何种原则,一旦确定下来,就要坚持不懈。  如果你在一开始就受挫,不要气馁,继续坚持明确的交易原则。

alevel网课

alevel是什么课程

新加坡alevel

ib选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