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电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继电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青年教师show满忠胜融化在精彩中的AB面(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25 13:38:55 阅读: 来源:继电器厂家

青年教师show|满忠胜:融化在精彩中的AB面

青年教师show|满忠胜:融化在精彩中的AB面 山东理工大学管理学院

校报头条

大众日报:乡村振兴的“西店经验”,山东理工大学派来“第一书记”是发端!

//个人简介//

姓名:满忠胜

性别:男

年龄:36岁

星座:射手座

籍贯:山东省滕州市

学院:物理与光电工程学院

成果:

主持国家及山东省自然科学基金各1项;

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3项,其中面上基金1项,青年基金2项;

参与山东省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3项;

在Physical Review Letters 、Nano Letters 、Applied Physics Letters 、Optics Letters 、Optics Express 、Scientific Reports 等国际著名期刊发表SCI检索论文40余篇。

6月11日下午4点,满忠胜依旧在鸿远楼为毕业生答辩的事情忙碌,30分钟后,他赶到管理学院接受线上采访,期间,手机震动的声音未曾停下。于满忠胜而言,如此忙碌已是常态,所以每一天都过得很快。

1是老师,也是学生“像学生一样,三点*。”6点30分,满忠胜准时醒来,匆匆吃过早饭,便前往办公室工作。临近毕业,整理材料的工作过程繁琐,耗时长,他需要全程盯着,一件件亲自确认。因此很多时候,他的时间只能靠“挤”。直到今年7月,满忠胜入职才满5年,对于“老师”这个身份,他是新手。2015年7月,刚入职的他便接到两门课程——物理光学、光学计算与仿真。其中,物理光学是考研率近90%的光电技术专业的核心专业课程,他不敢马虎。“自己会和让学生学会完全是两个不同的过程”,为呈现最好的课堂效果,授课期间的满忠胜没有一天休息好。准备课件,将生涩难懂的知识点变成简单易懂的例子,他总忙到凌晨1点多,而清晨5点,他又立刻起床,进行试讲练习,空白的墙壁是他每天的第一批学生,“记不清练习过多少遍,只是一直在反反复复,寻找不合适的地方”。那段时间,满忠胜从180斤掉到150斤,瘦了整整30斤。

即便成为一名老师,满忠胜也仍未停止学习。2018年8月,他坐上前往荷兰的飞机。未来一年,他将在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做访问学者,深入学习并研究证实偏振拓扑。然而出国学习的路,并不平坦。满忠胜遇到了出国后的第一个困难——开口与外国人交流。“读写英语没什么大问题,听的问题也不大,但大胆地用英语表达自己的想法没有那么容易。”刚到荷兰的两三个月,怕荷兰伙伴不理解,满忠胜说话前总要斟酌再三。后来,每周一次的例行组会成为他锻炼的机会。每次组会都需要组员用英语汇报研究进度、提出问题,轮到他时,便只能硬着头皮讲,几次尝试后,他发现用英语交流并不可怕。这种组会交流的方式,满忠胜并不陌生。读博时,他便有利用组会解决研究问题的习惯。小组会于他而言,是答疑老师一般的存在,他总会在组会上提出问题,听取来自其他方向的导师、同学的解决方法与建议,“就是在那个时候,我锻炼出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无论是繁琐的工作事务,还是艰巨的教学任务,凡接手,满忠胜都全心全意,力求极致。2钻“狠”劲儿在满忠胜眼里,科研是思考的过程,他总说:“当一个人学会独立思考时,才是真正研究的开始。”满忠胜第一次独立做科研是在2012年,那时,他正忙于全光控表面等离激元操控的研究,这次,他需要调研购买相关光学元件,搭建系统,最后扫描检测验证。实验看似容易,可想要毫无误差地完成并不容易,满忠胜在最后一个环节接连碰壁。一个波长大约500纳米,而一根发丝细约6万纳米,他需要检测出相当于发丝细度1/60大小的区域,这是一个挑战。他先后尝试各种办法,但总找不到近场分布。“是不是前段部分的光路设计有问题,所以导致没有激发出等离激元近场呢?”但一番监测后,结果显示问题仍在近场扫描验证部分。他打开电脑,将问题整合为邮件发送给在国外的朋友,经过交流讨论后,他决定借助能与近场作用后转化为可见光的荧光材料,再结合暗场进行测试扫描。当仪器锁定微小的荧光时,满忠胜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这次的实验研究已经成功了。满忠胜的科研工作分为两个阶段,博士期间以实验为主,就职以后,他的研究重心转变为理论推导。“硬币有两个面,以前人们只看见其中一面,我想做的是揭开它的另一面。”在横向涡旋研究的前例下,2017年,满忠胜发现纵向任意阶双光学涡旋理论的可行性,他决定揭开光学涡旋另一面的神秘面纱。因为思路清晰,满忠胜在调研前辈们的资料,寻找突破口,引入自己的观点,进行理论推导的过程十分顺利。2017年年中,他完成了纵向任意阶双光学涡旋理论的研究文章,但他并未立即将文章投出。“科研文章像一张属于自己的名片,是要跟着我们一辈子的,我希望研究数据是最准确的。”在荷兰做访问学者时,满忠胜向欧洲光学学会主席H.P.Urbach教授提出这项研究理论,希望在其帮助下进行更为严谨的验证。“他很忙,可依旧腾出固定时间验证理论,我很感激他。”在H.P.Urbach教授的帮助与指导下,文章得到更为精细的验证,确定无误后,满忠胜悬着的心才终于落地,这个过程前后共花费半年时间。

时间没有付诸东流,满忠胜的努力得到审稿人的认可。第一次审稿时,两位审稿人均同意接收,仅提出一些语言修改意见,在他修改完提交后,主题编辑又重新找到第三位审稿人,第三位审稿人完全同意前两位审稿人的意见,文章最终于2020年3月9日在国际物理领域顶级期刊《Physical Review Letters》上发表。从2017年开始研究,到2019年7月17日投出文章,2020年2月19日正式被接收,再到2020年3月9日正式发表,这3年记录的是满忠胜在科研上严谨的态度与脚踏实地的每一步。晚上11点钟,满忠胜关上办公室的灯,黑暗将整个夜幕吞噬,只有路灯散发着点点光芒指引着回家的方向。满忠胜的一天总以深夜落幕,但他仍旧乐在其中。3“2+2”满忠胜打开手机相册,轻划两下,与家人合照的时间停留在两年前,“我不太喜欢拍照,但实在想念家人时,就拿出来看看。”正说着,他又低头看了一眼处在打开状态的照片。满忠胜爱家,无论提起妻子,还是两个孩子,他的眉眼中总带着笑意。2015年6月28日,满忠胜于南开大学博士毕业,离开天津,他选择来到山东淄博。妻子在山东理工大学图书馆工作,因此,满忠胜也选择在此就职。提交申请、面试,一系列流程后,2015年7月,满忠胜如愿收到山东理工大学的通知,成为物理与光电工程学院的一名教师,他和妻子也终于在淄博扎根,开始属于他们的小生活。

婚后三年,满忠胜的两个孩子“小伙”和“妹妹”相继到来,为他的生活又增添了一笔色彩。但由于工作繁忙,他很难抽出完整的一天陪伴他们,他却并未因此抱怨,反而笑着说:“这是大部分年轻人都会经历的,遇山开山,遇水架桥。” 2018年,只身一人前往荷兰的满忠胜与家人分别整整一年。“说不想念那是假的。”满忠胜只能通过视频电话和家人保持联系,看看正在慢慢长大的两个孩子。

客厅里,两道身影正跑来跑去,满忠胜站在一边看着,嘴角不自觉弯成一个弧度,这是属于他的幸福与温暖。

“跟踪主流期刊上的最新研究成果,是每天雷打不动必须要做的事情。”满忠胜的朋友圈关于生活的记录少得可怜,只有一条接一条的学术论文映入眼中。他从不满足于已有的成绩,这只是他万里长征路上跨出的第一步。

江苏海洋大学专升本

滁州刑事诈骗案件律师

防火阻燃检测

泰州发电机租赁

旧房装修

烟台发电机出租

废油泥处理设备

食品级P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