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电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继电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台商逃离昆山成本飙涨税赋优惠终止

发布时间:2020-02-11 06:18:15 阅读: 来源:继电器厂家

一个韩国人、一个台湾人与一个昆山人,在阳澄湖旁边聊天,较劲谁最有经济实力。韩国人先把三星手机丢到湖里说:“韩国什么不多,就是手机多!”台湾人则把笔记本跟着丢进水中说:“台湾什么不多,就是PC多!”最后到了昆山人,他看了看左右,把台湾人丢进江里面大声说:“昆山什么不多,就是台商多!”

这个老笑话,呈现了过去十多年来,制造业台商如潮水般涌进长三角的现实,但最近一年多来,昆山的大小台商,却个个愁眉苦脸,香烟不离手。

昆山户籍人口68万,移居的台商、台干、眷属则有10万多人,走在闹区路上,总是会听到闽南语传入耳里。他们多半都是笔记本生产体系的一员,包括模具、注塑、零部件生产、整机组装等,全世界有九成以上的笔记本,不论是惠普、戴尔、联想、TOSHIBA,都是由广达、仁宝、鸿海、纬创、英业达等台商代工出货的。从2005年开始,昆山取代了台湾,把这些大小公司都磁吸过来,成为全球笔记本出货重镇,但从去年开始,这条完整的食物链,开始分崩离析。

不堪承受之重

关键在于利润空间挤压,大家都不赚钱了。如今在长三角,不论台企与陆企,都面临找不到工人、原物料成本飙涨、税赋减免终止、人民币飞奔造成汇损、供电不足导致出货不稳,还有票期过长与银行紧缩银根,现金流左支右绌。

模具是工业之母,一叶知秋,可以看出整条供应链的窘境。如今多数模具厂都面临资金上的困难,这直接导致倒闭的可能性。举例来说,MacBook的模具厂,从产品开发到收到钱,竟长达一年时间。因为需要经过苹果半年的验证期,鸿海给供货商的票期又长达半年,但原物料都要现金结账、员工的薪资每月要发、收据一开就要缴税,手头上钱都先付出去了,但货款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收到。长三角有上万家模具厂,营业额都不大,大厂的采购人员,对于供货商每天的产出,全都算得很精准,甚至每一分利润,大厂都了如指掌。小厂为了要赚钱,很多都只能“减料”,像是在高价塑料中,掺入10%低价塑料,但这是在玩火。

以原料涨价来说,短短半年时间内,ABS、PS、PP等塑化原料,全都上涨了一至两成,但客户给的价格却始终没有跟着调涨,模具厂全都要自己默默吃下来。至于电镀行业,在金价飙涨的前提下,就算是体质好的工厂,去年毛利率同比也掉了四成。铜价在不到一年内,从每吨三万人民币涨到八万人民币。常发生的情况是,接订单时原物料价格还在低档,但一接单之后就大涨,导致接单越多、赔得越多。

“都在泥沼中,有人开始在关门了。”昆山迦普科技厂长程昶原对《环球企业家》预测说,受到平板挤压,笔记本订单如今明显拉不上来,以仁宝来说,去年原本乐观预估的5500万台笔记本出货量,惨跌至4200万台,中小供货商当然更惨,肯定会有中小企业倒闭潮。

尤其是税赋优惠过期,对台商来说,“两免三减半”等税赋优惠,也都“过期”了,增值税要付将近19%,事业所得税则达25%,小企业利润全都被吃光了。另外,对于出口导向企业来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年多来累计升幅超过6%,更是不可承受之重。

在江苏与浙江等发达省份,去年至今一直发生限电问题,很多企业都只能“停三开二”、“停二开三”。由于限电频繁,造成很多企业都不敢接订单,深怕交不出货,违约赔偿。无锡一家太阳能电池公司老板就说,一个25万美元的订单,如果不能准时交货,违约就要罚5万美元,赚的钱都赔光了。

至于劳工问题也难解,江苏与浙江,目前八成企业有两成以上的用工缺口。和硕去年一度缺工多达1.5万人,至于在温州的职业介绍所,2001年有51万人登记求职,2010年只剩12万,估计去年则掉到10万以下。江浙制造业,预估今年劳工薪资将上涨20%,熟练工人每月多半在3000元至4000元人民币之间,已经逼近北京与上海年轻白领的行情了。相较于2010年,今年没有传出大量缺工潮的一大主因就是倒闭工厂释出的劳动力,另一个主因则是订单总量下滑,生产线也不需要那么多人了,以前还有小公司出来摆摊子招工,现在也没有了。劳工问题确实严重,根据台北经营管理研究院的调查,两成以上台商曾经遭遇罢工,55%有过劳资纠纷。昆山年初有台资机壳厂一万多名作业员集体罢工,花了很长时间才搞定。至于在东莞长安,也有工人跑到当地市政府前,举白布条抗议,工人甚至跑到高速公路上,把整条路都堵住。

前任昆山台商协会会长苏来得,在2010年底就成了“逃跑会长”。他的工厂,主要生产笔电用的印刷电路板,客户包括鸿海、仁宝、纬创。一夜之间,全家人间蒸发,留下300多位错愕的员工。

生产成本低、固定成本低,是长三角制造业的一贯优势,但这些优势如今真的都不见了吗?

四川是出路?

华东笔记本电脑供应链正在大崩坏,四川真的是最好的救赎?

好比是纺织、制鞋等传统产业,现在的大小电子厂,也都是游牧民族,根本就是吉普赛人。但面对一张新牌桌,很多中小企业却没有赌本。估计整条华东供应链上,现阶段只有两成会跟着迁徙到四川,因为就算要西进设厂,但当地优惠政策都是以大厂为主,小厂分不到好处。“只挖大的去,他们认为中小企业去是应该的。”长三角一位台商会长对《环球企业家》说。

“谁愿意掏老本再去投资?”认真算过账的苏州国联五金总经理傅又荣估计,除了500万人民币投资额,还要准备1.5亿元的周转金转移阵地,五年内肯定没办法收回。“去四川,谈降低成本是不可能的。”程昶原强调,毕竟原物料、汇率,都是全国一致。

在台商口中,积极的四川年轻人早就离家,还没出过门的,工作意愿也不太高,训练起来比较麻烦。他们往往是早上十一点就要吃午饭,晚上又不愿意加班。以模具厂来说,在台湾两个员工可以操作的一套设备,在长三角起码要三个人,到了四川可能要四、五个人。很多台商老板算了算,直说还不如回台湾设厂算了。

事实上,不少到长三角、珠三角的台商,都是被台湾淘汰的。他们习惯的加工代工模式,跟不上台湾产业升级的脚步,现在相同的一幕,只是换了一个舞台到四川上演罢了—难道之后,他们要去非洲开厂吗?

中山工作签证外国

中山工作签证代办

深圳代理记账费用

哪里能做司法审计

工商税务营业执照代办

广州注册公司问题

深圳注册公司管理

相关阅读